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印刷图库 > 内容

民俗泰斗春去世:出身名门 从小喜红白喜事

时间:2017-07-07 11:5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3月28日,民俗学家高巍在家中翻看春的照片,身旁摆放着春的遗照。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

  常先生研究的是历史,注重的是细节。我现在在他厚重的积累中,从民俗现象挖掘其中本质与民族。也将站在他的肩膀上将民俗研究发展传承下去,并有所创新。逝者长已矣,愿先生一走好。

  他去世的那天是我76岁生日,心里很难受,他在民俗研究上有很深的造诣,这是民俗界的损失。愿民俗泰斗春先生走好。

  新京报讯 27日13时26分,民俗泰斗春先生因心脏衰竭,在朝阳区第二医院离世,享年82岁。

  春先生一生致力研究史地民俗,留下了大量著作,尤其在丧葬礼俗方面造诣极深。他生前留话,不办丧事,一切从简,惟愿将著作留给。亲友遵其遗嘱,后事从简,不举行告别仪式或会。

  春人,满族,1933年10月26日出生。青年时代即潜心钻研史地民俗,对以为主的中国北方民间岁时节年、婚丧嫁娶、庙会集市、教、戏曲杂技等,无不精通,被誉为“通”。曾先后在各大报刊发表论文、纪事、文史资料百余篇,出版的著作有:《老的风俗》、《老的穿戴》、《老风情记趣》、《红白喜事—旧京婚丧礼俗》、《近代名出殡》等。

  3月27日10时,春从小区4楼被人背下送往医院时,眼角滑过一滴泪。同日13时许,他躺在朝阳区第二医院病床上,心跳从66降到44,最后变成一条直线。这位民俗领域泰斗走完了他精彩的民俗人生。

  对的岁时年节、婚丧嫁娶、庙会集市、教、戏曲杂技等民俗无不精通,他被誉为“通”。瘦削、个子不高,没有中音,一开口就是最高音,被人形容吊着声儿说话。

  春在熟人眼里,“一口京腔,两句二黄,一日三餐,四季衣裳”,有着正老人的做派和。与他结缘20多年,共同生活十几年的民俗学家高巍说,春就是民俗的“活文物”。

  上世纪30年代,春出生在一个体面的士绅家庭,祖父当过国际律师,交际甚广。幼小的他有机会跟随长辈亲历很多“大场面”,让他对婚嫁等民俗萌发浓厚的兴趣,直至后来完全“着了迷”。久而久之,婚丧嫁娶的过程、环节和各种礼节他都摸了个门儿清。比如办白事时,怎么、吹鼓手怎么吹打、出殡时几个人抬怎么抬,他都观察得一清二楚。对民间教仪式也有兴趣,哪个庙里有法事活动,他必定去看。民俗知识就一点点积累起来。

  上个世纪90年代初,春看到的关于旧京掌故的书里,缺乏人民的生活习俗,反映近代婚丧嫁娶的还未有一部之作。他决定,自己来填补这个空白,复原那段社会史。

  从郊区的村落到田间地头,春一步步还原民俗。他把喜轿铺、棺材铺、执事夫、吹鼓手都访个遍。高巍说,民俗的细节,是春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。

  1996年起,春先后出版了《老的风俗》、《老风情记趣》、《红白喜事—旧京婚丧礼俗》等民俗著作,他的学养、能力得到民俗学界的一致认可,著作也成为研究文史民俗不能绕过的里程碑。不拘小节

  春的人生经历颇为坎坷。20出头时他曾在小学当过员,也在中学教过书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因问题被,后又经,在天津、辗转过。1984年,51岁的他回到,但已错过了婚育年龄,并单身至老。

  2001年因房屋拆迁,春被高巍接回了家。从那时起,高巍与妻子像照顾父亲一样照顾春。高巍印象最深的是,春说话不离旧习俗,用的几乎是“50年代甚至更早期的语言”,家具不是家具,是“设备”。家具摆放得讲究,在他口中就是“设备很完善”。

  他的多年老友民俗学家王作楫说,第一次收到邀请去春家做客,吃了一碗清汤寡水的热汤面。在春眼里,这就是招待客人的家宴,因为平时,他一个西红柿就着两根黄瓜,就能草草下肚。

  看似“古怪”的春,文笔却是一流。他擅长填词,一首《玉楼春·最是苦》写道:五千汉青知,沧海关山分秦楚。蛇鼠称龙虎,林壑渔樵无归属。风里落花谁是主?看来最是苦。孰为擂战鼓,长恨何时补!

  对于民俗细节的研究春也异常严谨,遇到观点交锋的分歧时,就会急得跳脚。高巍说,在出版社里,如果编辑没有认真看他的稿子,他会大声说:这是生命,是心血,你应该尊重!

  65岁时,春戴着黑色的头套,穿着大红色的运动衫、短裤、洁白的运动鞋,抱着膝盖坐在馆的地上,拍了艺术照。照片里,他画着粗粗的眉毛,脸上打了柔光,看起来年轻20岁。

  高巍说,生活中的春爱时髦。刚开始,他在就买了套格子西装,里面搭配着橘红色的衬衫,靠着一座白石桥照了很多照片,特别有范儿。

  在春住的小屋里,有个一米多高的柜子,里面装满了球鞋。白色的回力、黑色的匡威春喜欢漂亮的球鞋,见别人穿好看的鞋他特别羡慕。

  虽然一辈子没有结婚,但他心中也有个念想。王作楫回忆,十年前,春跟他聊天时说:“我要是能结婚,一定要穿上燕尾服,最时髦的那种!”

  王作楫觉得春更像个老顽童,一高兴就嚷着“我给您唱段曲儿”。一整段太平歌词、京韵大鼓他信手拈来,边唱边打板儿,连过去老的流行歌曲都会来几句,咿咿呀呀停不下来。

  他还爱吃零食,果脯、糖葫芦、饼干都是他喜欢的点心。他也喜欢孩子,爱跟小孩合影。到了晚年,春的腰直不起来,因为瘦,整个人像缩了水,小了一号。坐在椅子上,看起来也像个小孩。

  3月28日下午,阳光斜斜地照进春的房间,高巍看着他常用的书桌和空空如也的椅子,长叹一声。“以前遇到民俗上不明白的细节,我推开门就能问,现在推开门,人已不在”

相关推荐